When I was 16 years old

来源:时讯网地区:伦理剧发布:2020-01-05

When I was 16 years old剧情介绍

中國持續對報導新疆強迫勞動(forced labor)爭議的外媒記者擴大打壓和迫害力度。繼英國廣播公司(BBC)記者沙磊(John Sudworth)被迫撤離北京、轉調台北後,華裔澳洲籍記者許秀中(Vicky Xu)也成為中國大外宣的最新網攻對象。
90後的許秀中自4月初以來持續遭到十數家中共黨媒官媒以“妖女、女漢奸”等用語對其進行人格攻擊,並誣陷她為“新疆棉的始作俑者”,在微博等社交媒體引發最新一波的網絡風暴。
雖然兩位記者都婉拒媒體採訪,但沙磊透過書面文字,呼籲各界關注中國所發動的“不對稱媒體戰”。
而原籍甘肅的許秀中則透過推特(Twitter)表示,將持續報導新彊問題,“寫到教培中心關門、寫到強制勞動結束。”
對此,無國界記者組織東亞辦事處執行長艾瑋昂(Cedric Alviani) 以及兩位有過中國工作經驗的外媒記者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都一致呼籲民主國家之政府立即採取聯合行動,以共同抵制中國對新聞自由的持續打壓、以及對外媒記者和中國籍公民記者的持續迫害和監禁。
艾瑋昂說,很明顯地,過去一年來,中國政府越來越不希望有外媒記者在中國境內直擊並監督其施政。
艾瑋昂說:“北京政權一再騷擾外媒記者,目的就是要確保他們無法報導(真相)。(BBC記者)沙磊被迫離開中國就是這類騷擾所直接引發的結果。光是過去一年來,中國已經驅逐總計18位的外媒記者。這完全令人無法接受。”
已在北京工作九年的BBC記者沙磊因報導中國新冠病毒起源、新疆棉及維吾爾族強制勞動等敏感議題而受到了巨大的壓力和威脅。沙磊上週證實,在中國公安一路跟監到機場的情況下,他與妻子、同時也是愛爾蘭公共廣播公司(RTE)記者的莫瑞(Yvonne Murray)以及三名幼子已離開北京、轉調台北。他說,夫婦兩人未來將從台北持續報導中國。
BBC先前特過推特發布聲明:“沙磊的工作揭露了中國當局不想讓世界知道的真相。”
沙磊則在上週五(4月2日)發表一篇名為“在中國報導的嚴峻現實迫使我離開(The Grim Reality Of Reporting in China That Pushed Me Out)”的文章。
他表示,自己是外媒撤出中國的最新一例,也是中國在全球發動思想與資訊戰的一環。
他寫道:自2012年主政以來,“(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利用中國僵化的政治體制,強化了幾乎所有社會層面的控制......媒體已成為他主政下的代表性戰場。”
他說,外媒在中國報導的空間日益緊縮,但中國的“戰狼”外交官們卻得以享受海外自由開放的媒體平台,大肆推文抨擊BBC或其他外媒報導。
在此前提下,他說:“我的離開可視為一場新興、極不對稱思想控制戰的一環......接觸中國的管道變少,將削弱我們對中國實況的了解,但中國卻得以利用境外自由媒體的製度,來破壞其民主辯論。”
沙磊因“安全堪憂”考量撤離北京後,卻引來中國官方和黨媒如環球時報的攻擊。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一度嘲諷:“他跑什麼呢?”
華春瑩表示,據稱部分新疆人士和公司因沙磊涉疆的“假新聞”,導致利益受損,而打算起訴沙磊,但她說,這是民間行動,與官方無關。
華春瑩上週四(4月1日)還在例行記者會上,進一步抨擊在北京的外國駐華記者協會(Foreign Correspondent Club in China)是一個“不講是非、不講原則的非法組織。”
環球時報也跟進官方論調,以偏頗報導指稱:面對官司威脅的沙磊已“逃離”北京,正在台灣“躲藏”,彷彿他是逃犯。
對此,無國界記者組織的艾瑋昂說,外籍記者在全球各地都會成立協會,互相聯誼或互通消息。但只有在如中國的極權國家才會被視為“非法組織”,因為,中國透過登記的手法來施壓並騷擾外籍記者。
他說,像沙磊一樣的記者,在中國越來越難進行獨立的報導,尤其是堅持說真話者往往面臨牢獄之災。據無國界記者組織的統計,中國至今已關押大約120位的媒體工作者,包含公民記者。
艾瑋昂呼籲,民主國家政府應盡快採取聯合陣線,共同抵制中國對新聞和言論自由這類普世價值的侵害、以及對媒體工作者的迫害。
沙磊調派台北後,歐盟於上週五(4月2日)發布聲明,譴責北京當局騷擾在中國工作的記者。聲明稱:“歐盟持續關切中國當局施加於外國記者的不當工作限制,以及相關的騷擾報導。”
除了沙磊,中國也發動網攻華裔澳洲籍記者許秀中,以不堪用語如“妖女、女漢奸”來形容這位畢業自中國傳媒大學,現於澳洲悉尼為各大國際媒體工作的記者。
據許秀中近期發布的15則中文推特貼文表示,她於2017年開始撰寫新疆的強制勞動問題和維族社區的遭遇。而這些陸續發表在澳大利亞廣播公司和紐約時報的英文報導,她說,原是為“歷史留個底”。
去年3月,她協助任職的澳大利亞戰略研究所,發布研究報告《代售的維族人》,指控中國政府在“援疆”大旗下,將維族人送往全國強制勞動,並點名耐克(Nike) 、蘋果(Apple)等83家公司的供應鏈涉及其中。
她說,該報告並未提及新疆棉的問題,但近期,大批中文媒體報導卻誣陷她是“新疆棉的始作俑者”,並對她進行負面的人格攻擊。
面對網攻,許秀中堅持不噤聲,她推文寫道:“如果之前還有一絲閉嘴自保的念頭,被全網網暴之後當然沒有了。只好繼續寫,寫到“教培中心”關門,寫到強制勞動結束,寫到天荒地老。從我個人的層面,對的事情就要做下去,付出的代價都值得。因為做了對的事情而禍及我身邊的人,我欠他們,我去還。”
她還說:“關押維族人和其他少數民族的'教培中心'的根源是漢族主導的政府對維族人和文化的徹底摧殘。”
許秀中表示,國安人員已脅迫其在中國的家人,包括關押、審問、騷擾和孤立。她說,去年底,一位自稱偵探“托馬斯”的國安人員還用蹩腳的英文在Youtube上散佈色情小說似的“性生活”爆料,對她進行蕩婦羞辱。
面對中國越來越惡劣的報導環境,前半島電視台節目主持人、現為獨立媒體人的趙矞(Steve Chao)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合法派駐中國的特派記者在報導上受到越來越多的限制,這有礙於各界對思想和資訊的交流,再加上,中國和西方國家在意識形態上的對峙越來越激烈,這些都是令人非常失望的趨勢和發展。
趙矞說:“中國政府最大的挑戰在於他們能否把西方政府和獨立媒體分為視之。中國常把外媒視為西方政府的羽翼,而忽略其獨立性。”
除了媒體觀的差異,他說,隨著中國的壯大,中國在新疆和其他議題上越來越強化其片面的主張,且無懼於在境外挑戰與其觀點不同的看法。
趙矞說:“這是一個新的趨勢,中國除了提出自己的主張外,還透過訴訟、驅離記者並抹黑記者或學者來讓不同的意見噤聲。”
思想和言論原是一個社會進步的來源,但現在,他說,極其荒謬地,我們彷彿進入了一個“草莓族的時代”,輕易地就會被不同的思想或言論所挫傷;而這種對異議和思想的恐懼和心態不僅發生在中國,在其他諸如印度等國家或在社交媒體上,也可以感受到。
趙矞呼籲,國際社會應對中國在媒體自由上的限制採取“一致的反對立場”,並督促中國持續開放,因為,他說,中國對媒體的限制越多,媒體就越難正確報導中國,在此惡性循環下,只會增加更多對中國的誤解或錯誤認知,其實不利於中國。
另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資深外媒記者也向美國之音表示,中國對五眼國家(即美、英、加、澳、新西蘭)的媒體特別敏感,將其視為政府的羽翼,而不接受其獨立性。這位於2014-2019年派駐北京、現轉往香港工作的記者說,中國少有獨立於黨國之外的媒體,因此,中國政府很習慣性地將記者視為政府的附庸,而忽略記者在各國所扮演的角色都是一樣的、都是在監督當權者的職責。
也曾親赴新疆採訪、看到新疆人所到之處都受到監控的他說,中國若無監禁維吾爾人或隱藏實情,為何不開放新疆,讓外界自由進入採訪?他說:“以我的經驗來看,只要拒絕開放或只是有限度地開放,就代表你有所隱瞞,不想讓全世界看到真相。”
他說,中國越來越嚴峻的限制,已對其工作帶來困擾,尤其受訪者可能遭拘禁的事實,也讓他為了保護受訪者,或擔心自己因此遭受迫害,而有了“自我審查”的心態或或“寒蟬效應”,他說,這都不利於真相或真實中國的呈現。

详情

When I was 16 years old Copyright © 2020

qq上的人600全套真的吗 qq找服务靠谱吗 jamescook singapore 60岁以上老人交友 安庆有地方可以搞嘛
爱人 按摩师坐在两腿中间按摩 500嫖一次值不值 qq找服务靠谱吗 nanrentiant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