邳州老汽车站小巷子在哪里

来源:腾讯地区:伦理剧发布:2020-01-05

邳州老汽车站小巷子在哪里剧情介绍

【大纪元2021年05月08日讯】把财经问题放到信仰大背景里面谈,很多人会觉得这是天方夜谭。但是我们都知道,谈财经时如果加入政治大背景,很多问题可以看得更透彻。同理,谈财经时如果加入信仰大背景,则更多更大的问题可以看得更透彻。
眼下就有一个活生生的例子。4月下旬,《卫报》发表了 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 的演说,主题是关于“我受上帝召唤出任澳洲总理”。看似此番关于信仰的演说和财经毫不相关。但如果细心从信仰维度考察,或许就会发现澳洲可能由此正式确立了和 中共 的对抗姿态。盼望中澳贸易关系能够逐渐缓和的人们,可能要注意了。两国的 贸易往来 可能将要进入冷却期甚至冰期,而不是缓和期或回暖期。这对任何澳洲华人、留学生、跨国贸易经营者等,都是一个不容忽视的信号。
(就在发稿之前,传来消息:北京宣布暂停与堪培拉的高级别经济联系)
事情还要从世界的信仰大格局开始谈起。
不久前我曾经发表过一篇分析文章《中国——世界 无神论 者生产基地》。该文章基于盖洛普国际调查联盟的两次大规模“全球宗教信仰和无神论指数”调查做出分析:
* 全世界共有约8.7亿坚定的 无神论 者,其中约7.4亿在中国(占全球的85%)。
* 在中国以外的世界,坚定无神论者人数占人口的2.3%;在中国境内,占人口的54%。
从神信仰维度来看,人类经过几千年的发展,历经了工业化、现代化、信仰的转变等等,但总体而言并没有抛弃对神的信仰。在中国大陆以外的世界,约98%的人口都是相信有神的,这包括加入宗教和虽没有加入但相信神的存在的。纵观世界大国:美国的总统至今宣誓时都是手扶圣经的;横跨各大洲的英联邦的王,其皇冠由主教加冕;俄罗斯领导人普京则是虔诚的东正教徒。在世界范围内,大部分人自始至终都生活在对神的信仰中。因而,脱离信仰谈财经,如同脱离政治谈财经,都缺失了重要的背景信息。
看似中国的庞大无神论群体改变了世界对神的信仰,但如果细看,并非完全准确。
中国人自古以来都是信神的,但信神的人数,从 中共 建政前的超过90%(参考今日的台湾),历经各种运动,跌到了只有不足人口一半;另有超过一半人口成长为一直坚定的无神论大军。这只大军人数,占到了世界所有无神论者的85%,是全世界无神论者的绝对主力。
无神论看似人畜无害,然而中共所不断强化的无神论,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无神论,而是伪装成无神论的 邪教 。这还要从共产主义的源头说起。
中国人奉马克思为共产主义鼻祖。其实马克思本人是撒旦教徒,共产主义脱胎于撒旦 邪教 。这一点大纪元上有很多详尽的分析。历史研究表明,马克思至死都是有信仰的,只是他信的是撒旦。共产党早期的高级领导们,不少也都是信撒旦的,并留下不少历史线索。共产主义被引入苏俄,随之进入中国。中共夺权后将其推向所有老百姓。
一个鼓吹无神论的政权,却拥有着严格的宗教仪式般的加入程序,要求成员对天发誓,本身就很荒谬:加入者需两名介绍人,需面对血旗,举起右手,对天发誓将自己的生命奉献给共产主义;而当超龄或其它原因退出组织的时候,这个对天发的毒誓却并没有对应的仪式取消掉。中共先说神不存在,让民众相信对天发誓无意义,然后要求民众从小学就开始对天发毒誓,逐级加入其各种共产主义组织。这就好像有人拿着卖身契来让人按指印,说指印没有法律效力,但所有人必须按一个,逻辑上是无法解释的悖论。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这是谎言,这里面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一个细节值得注意。加入西方各种政党的宣誓,英文叫做Pledge;而加入中共的宣誓,在中共的英文宣传文件中叫做Party Oath。
Oath和Pledge在英文里的显着区别就在于:Oath有对神灵发誓的含义,而Pledge没有。所以共产党的意图是很清楚的,拉人入邪教。
关于中共宣传的无神论,如果考察一下撒旦邪教的历史,可以发现其中一个分支就是鼓吹无神论。因为撒旦邪教的宗旨就是让人放弃对正神的信仰,而让人相信神不存在也是其中一种手段。当代各种医学研究、考古发现,早已肯定了灵魂的存在和史前文明的存在,否定了达尔文的进化论,但中共仍然死抱着一个被推翻的进化论去向民众灌输无神论,其目的不言而喻。
中共所作的事情,其实质就是发展和壮大魔教教徒的队伍。不管当代的党团队员们是否认识到这一点,以上关于共产主义的历史都是事实。他们所不知道的是,世上有神,誓言有效。不销掉加入共产主义组织的誓言,这个誓言就会影响自己灵魂的未来,人死以后,要随着自己的誓言去见马克思和魔鬼。同理,以上分析也可以解释为什么中共一直在不停歇的、不惜一切代价的破坏传统文化和信仰,无论是儒、释、道或基督教,以及讲真善忍的法轮大法。
所以,中国的庞大无神论群体实质上是一个庞大的魔教团体。这支魔教团队拥有着先进的技术、强大的资金、精密的洗脑系统、严密的人员控制,正在蠢蠢欲动,向外扩张。
而回看世界信仰大格局,绝大部分人其实都一直活在信仰中,只不过是其中有相当一部分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欺骗相信了邪魔的鬼话。
美国出现天选之子总统,澳洲出现受上帝召唤的总理,从信仰维度去看,这些都不是无缘无故的。莫里森是有信仰的人,他的内阁基本也都是有信仰的人,澳洲的智库和情报局应该也差不多。这么多精英凑在一起,很难相信他们查不出马克思是邪教徒的事。有个西方牧师就曾直接写过一本《马克思与撒旦》的书。马克思主义自产生以来在信仰上帝的国家里无法长期生存,足以说明西方国家很清楚马克思主义的实质。
在此信仰维度的认识之上,再来分析中澳财经的关系,就会一目了然。在中澳矛盾绵绵不绝的时刻,莫里森发出“上帝的召唤”的演讲,在我看来就是号召选民与他一同跟随上帝的意志去对抗邪恶。从信仰维度去看,中澳之间的对抗,基本已经没有回旋的余地,因为虽然表现上是价值观冲突、制度冲突等等,但背后的内涵,是信仰的冲突。我想即便中间出现缓和,也只是战术上的,而本质上的对抗,是不会轻易结束的。凡是在中澳之间有经济 贸易往来 的,都应该特别注意这一点。

详情

邳州老汽车站小巷子在哪里 Copyright © 2020

年轻人跟老人玩 汽车贴改色膜1500元钱 女性安慰自己的手法 陪练哪个平台最靠谱 女性早期图片尖湿锐尤
女人卖身体一月能挣多少钱 漂亮人妻来到春药按摩店 前夫和现任一起搞 宁波2020新茶微信 陪玩app排名